Pinned post

@harrysanity 快樂一直都是真的,只有人自己才會欺騙自己

Eve P boosted

今天做了个虾皮火腿口蘑汤,改良自->xiachufang.com/recipe/10411498

比原来的做法多用一个锅,区别是:
- 植物油换成黄油,煎出来的口蘑会有淡淡的奶香;
- 煎出鲜汁的口蘑加【冷水】煮开
- 火腿切丁,用煎口蘑的锅继续煎至一面微微焦黄
-不要洗锅(草),浇一点沸水到煎锅里收个汁,倒进口蘑汤里,最后再加一把虾皮,切点葱花

第一次做也是用黄油,完全按照原配方,颜色比较淡,应该是水加太多的问题。

这次用了250g口蘑,一小块黄油(约30g),加750ml左右的水,调味用了适量蚝油,两盖生抽,汤是漂亮的金黄色。

Eve P boosted

ゲームセンターのアイテム交換所にて、ぬいぐるみが新規入荷されましたよ!
ゲームメダルを集めて、ゲットしましょう!
eng.mg/2258c #デレステ #imas_official_bot

twitter.com/imascg_stage/statu

Eve P boosted

#RichardStallman


Hannah Wolfman-Jones,《System Override: How Bitcoin, Blockchain, Free Speech & Free Tech Can Change Everything》的作者之一,在We The Web的网站上,对Richard Stallman事件的始未进行了清楚详细的阐述,并与民权活动家,ACLU的首位女性领袖,Nadine Strossen,共同对Richard Stallman进行了辩护。《System Override》这本书由Hannah Wolfman-Jones,Nadine Strossen和Richard Stallman共著而成。wetheweb.org/post/cancel-we-th 这篇文章是Hannah Wolfman-Jones与Nadine Strossen在该网站上对Richard Stallman事件做出的正式回应。

这篇文章值得一读。

Eve P boosted

@matrikslee 我打算直接用奥威尔的另一篇文章回复你

"世界上最早的消遣之一就是揭露民主。在这个国家,你不会操心没人发表反对人民统治的反动言论,过去二十年来,“资产阶级民主”遭到了来自法西斯党人和共产党人更加巧妙高明的抨击,而值得高度重视的是,这些表面上的敌人是站在同一立场发起抨击的。确实,法西斯党人的宣传方式要更大胆一些,而且在情况对他们有利的时候还会借用贵族阶层的理由,说民主“会让最卑劣的坏人掌握最高的权力”,但所有为极权主义辩护的人的基本论点是民主有其弊端,认为它只是用于掩饰由一小撮富人进行统治的伪装。这种说法并非全然错误,而且很难看出它的谬误。恰恰相反,它的合理之处大于其不合理之处。一个六岁的小学生更擅长于抨击民主而不是为其辩护。除非你了解反对民主的“言论”的本质,并愿意承认它颇有道理,否则你无法对它作出回应。

首先,反对“资产阶级民主”的理由总是经济上的不平等。对于一个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周只能挣到3英镑的人来说,政治上的自由有什么意义呢?他或许每五年有一次机会投票给他最喜欢的政党,但接下来的时间里基本上他的每一个生活细节都由他的雇主所主宰。事实上,他的政治生活也是被主宰的。有产阶级能够将所有重要的内阁和政府职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且他们能通过直接或间接贿赂选民的方式左右选举体制,为自己谋利。即使在机缘巧合之下一个代表穷苦阶层的政府掌握了权力,那些有钱人也总是能够通过威胁将资本转到国外的方式对它予取予求。最重要的是,几乎整个英国的文化和知识生活——报纸、书籍、教育、电影、电台——都被有产阶层所掌控,他们有最强烈的动机阻止某些理念的传播。一个民主国家的市民从一出生就被“控制”,比起极权主义国家,这种控制没有那么僵化,但同样行之有效。

没有人能肯定特权阶级的统治能通过纯粹的民主方式被打破。理论上,一个工党政府能够以绝对多数的优势掌权并立刻通过议会法案建立起社会主义。在实际生活中,有产阶层将会造反,而且可能会取得胜利,因为他们拥有从事工作最久的官僚队伍,而且重要的军事岗位上都是他们的人。民主方式只有在各个政党之间有了广泛共识的情况下才会可行。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认为本质的改变能够和平实现。

需要再强调一遍,总是有人争辩说民主的整个假象——言论和集会自由、独立工会运动等——在有产阶级不再愿意与他们的工人达成妥协时就会分崩离析。他们说政治“自由”只是一场贿赂,是没有流血的盖世太保的代替品。确实,我们所说的民主国家通常都是繁荣的国家——大部分国家都在直接或间接地剥削廉价的有色人种劳动力——而且我们所了解的民主只存在于海洋国家或山地国家,即那些不需要以大规模的常备陆军捍卫自己的国家。民主总是伴随着,或者说总是要求美好的生活条件。它不可能在贫穷和军事化的国家获得兴盛。他们说,假如英国的条件不是那么得天独厚的话,英国将很快会沦落到和罗马尼亚一样采取卑劣的政治手段的地步。而且,所有的政府,无论是民主政府还是极权主义政府,说到底都得依靠暴力。所有的政府,除非它愿意自己被颠覆或推翻,在遭到严重威胁时都会无视民主权利的尊严。一个陷入绝望的战争的民主国家会被迫实施征兵制,强迫工人进行劳动,关押失败主义者,取缔煽动性的报纸,和专制国家或法西斯国家没什么两样。换句话说,它只有变成非民主国家才能拯救自己免遭毁灭。战斗一打响,那些原本是捍卫目标的事物总是被弃如敝履。

大体上说,这些就是法西斯党人和共产党人提出的反对“资产阶级民主”的理由,虽然侧重点各有不同。你必须承认每一点都颇有道理。但是,为什么它归根结底是错误的呢?——每个生活在民主国家的人都能半是出自本能地知道这一番大道理出了差错。

这一番熟悉的对民主的贬斥,其错误之处在于它无法解释关于民主的所有事实。国与国之间的社会气氛和政治行为的实际区别比任何将法律、风俗、传统等事物简单地斥之为“上层建筑”的理论愿意承认的要大得多。在书面上要证明民主和极权主义“没什么两样”(或“同样卑劣”)是很简单的事情。德国有集中营,而印度也有集中营。犹太人在法西斯主义统治的国度遭受迫害,那南非的种族歧视法律呢?在所有的极权主义国家,思想诚实是一项罪名,但即使在英国,说出和写出真相也并不一定会带来好处。像这样的类比可以无休止地延伸,但其背后所隐含的思想是程度上的不同并不能构成实质的不同。比方说,民主国家确实有政治迫害。问题是有多严重?过去七年来有多少难民从不列颠或大英帝国出逃?又有多少人从德国出逃?你认识的人里有多少人曾经被橡胶警棍殴打或被强迫喝下多达数升的蓖麻油呢?你认为走进最近的一间酒吧并说这是一场资本主义的战争,因此我们应该停止战斗,这会有危险吗?你能指出在英国近代史或美国近代史上有过类似于六月清洗,或俄国对托派分子的审判,或冯·拉斯遇刺后的暴动之类的事件吗?一篇类似我正在撰写的文章能够在任何极权主义国家刊登吗?无论那是一个红色国度、黑色国度还是棕色国度?《每日工人报》被取缔了,但那是经过了整整十年,而在罗马、莫斯科或柏林,它不可能撑上十天。过去六个月来,英国不仅置身战争之中,而且遇到了自特拉法尔加海战以来最绝望的困境。而且——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即使《每日工人报》被取缔,它的编辑们仍然能够在公开场合鼓噪,发表声明为自己辩护,在议院里提问,希望得到政治色彩各异的善良的人们的支持。在十几个其它国家是天经地义、一劳永逸的“清算”不仅没有发生,而且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这种事情可能会发生。

英国的法西斯分子和共产党人会有支持希特勒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胆量表达这些想法。他们这么做等于是默认民主自由终归不是假把式。1929年至1934年间,所有正统的共产党人都相信“社会法西斯主义”(即社会主义)是工人阶级真正的敌人,而资本主义民主比起法西斯主义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希特勒上台后,数以万计的德国共产党人——仍然高喊着同样的信条,直到一段时间后才将其放弃——逃到了法国、瑞士、英国、美国或其它愿意接纳他们的民主国家。他们的行动背叛了他们说过的话,正如列宁所说的,他们“用脚作出了投票”。在这里你会看到资本主义民主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在民主国家,人民相对比较有安全感,你会知道当你和朋友谈论政治时不会有盖世太保正把耳朵贴在钥匙孔上,你会相信除非你触犯了法律,否则“他们”是不能惩罚你的,你还会相信法律的地位凌驾于政府之上。这种信念在部分程度上只是幻觉并不重要——当然,它的确就是幻觉。一个广泛传播的幻觉能够影响公共的行为,这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事实。让我们想象本届政府或未来的政府决定在取缔了《每日工人报》之后要彻底消灭共产党,就像意大利和德国的做法那样。很有可能他们会发现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这种政治迫害只能在完全成熟的盖世太保体制下才能做到,而英国没有这么一台机器,目前也无力去创建它。
(法西斯主义与民主)

Eve P boosted

#一个猜想 我觉得CPUGPU持续断货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有一个就是这些up主

Eve P boosted

@Miyazono_Kaori 这是真的。我以前也认为这种「文字 cosplay」只是个玩笑,但后来看了一位主攻情报学的信息安全研究者的系列文章,详细描述了有关黑客与骇客的地下工作问题,并分析了一系列不严格区分生活中的身份和工作中的身份导致的事故。他的建议,第一是绝对不要混用不同身份的信息;第二是哪怕大家都知道这是虚构的,也要假戏真做,不要说破,不然也是增加风险。他对于工作的身份的建议则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借用虚构作品或历史中的人物设定。这才让我意识到,扮演 ACG 角色居然有这么多的好处。

SC的對手我不能接受。就不能來一個普通系的對手嗎?

Eve P boosted
Eve P boosted
Eve P boosted

『今日も家まで送ってくれるのっ?やったー♪ご飯も食べていってねっ☆』

SSレアの赤城みりあちゃん登場です!

eng.mg/2258c #デレステ #imas_official_bot

twitter.com/imascg_stage/statu

Eve P boosted

野炊最强安心元素:驿站音乐,卡西瓦的手风琴诗

Eve P boosted
Eve P boosted

【アイマスニュース】
【アイドルマスターシリーズ】リスアニ!別冊シリーズ「アイドルマスターシリーズ15周年音楽大全」表紙&掲載内容を発表!
idolmaster-official.jp/news/01
#imas_news

Eve P boosted

马娘这个竞技场,我就想到一个词,田忌赛马 😂

Eve P boosted

田中公平给pcr写的这首op真好(砍光剑有感

Show older
im@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