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harrysanity 快樂一直都是真的,只有人自己才會欺騙自己

Pinned toot

一年以來,非常感激(抹眼淚

Eve P boosted

应避免使用(或慎用)的词语,由于它们是不公正的或者引起混淆的 

补偿(Compensation)
当与版权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谈论“补偿作者”将会带来以下两种假设:(1)版权是以作者之名而存在的;以及(2)每当我们阅读任何东西的时候,我们已经欠下了作者一笔债务并且必须补偿。第一个假设是错误的,而第二个假设是不可容忍的。
而“补偿版权持有人”的鬼话在此基础上又附加了一层诈骗:您很可能认为这是在补偿作者,尽管在少数情况下确实是这样,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这是在补偿出版商,正是那些出版商对我们强行施加了不平等的法律。

消费(Consume)
消费是指我们对食物所做的事情:当我们消化了它以后,它就不再作为食物继续存在。作为类比,我们可以将相同的词语用于那些我们可以将其消耗殆尽的其他产品。将其用于耐用品诸如衣物或电器是一种涵义的延伸。然而,如果将其应用于发表的作品(计算机程序、保存于盘片或文件中的唱片、保存于纸上或文件中的书籍),这些作品的本质意义是永续保存并且可以被无限次地运行、播放或阅读,这显然就是一种错误。播放唱片或者运行程序这些行为并没有消费它们。
“消费”一词是与不可复制的实物产品的经济层面相关联的,而引导人们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这一结论套用到可复制的数字作品上——这种错误正是私有软件开发者(以及其他出版商)所热切希望并且积极推动的。他们的这种扭曲的观点在一篇 Business Insider 文章中暴露无遗。这篇文章还将出版的作品称为“内容”(content)。
与我们“消费内容”相关的狭隘想法为诸如数字千年版权法案(DMCA)这样的法律奠定了基础,它们禁止用户破解数字设备中的数字限制管理(DRM)。如果用户认为他们对这些设备所做的事情是“消费”,他们就可以将这种限制视为自然的要求。
它还鼓励人们利用 DRM 对数字唱片的“流媒体”服务进行限制,这种形式也可以认为适用于“消费”这一概念。
为何这种不合理的用法广泛流传?有人也许认为这一概念过于高深;如果它吸引了您,用强有力的理由来拒绝它就会显得更为高深。其他人也许是出于(他们自己的或是其雇主的)商业利益。他们在各种有声望的地方对这一概念的使用将会给人以它是“正确”的错觉。
说“消费”音乐、小说或是任何其他艺术作品就是将它们视为产品而非艺术。如果您不想散播这种态度,您应当努力拒绝对它们使用“消费”这一概念。我们建议您说某人“体验”一件艺术作品或者一件表达观点的作品,以及某人“使用”一件实用作品。

内容(Content)
如果您想要描述一种舒适和满足的感觉,您一定会说“content”,但如果将这个词语用作名词以指代具有作者权的出版物和作品,这将服务于一种您可能很想避免的态度,这种态度将它们视为商品,其目的是装满包装盒并且用于赚钱。事实上,这贬低了作品本身。如果您不同意这种态度,您可以称之为“作品”或者“出版物”。
那些使用“内容”一词的人们通常是那些以作者(它们称之为“创造者”,creator)之名攫取更多版权权力的出版商。“内容”一词暴露了它们对于这些作品及其作者的真实态度(参见 Courtney Love 致 Steve Case 的公开信并且在页面中搜索 content provider(内容提供商)。哎呀,Love 女士没有注意到“知识产权”一词也是带有偏见和欺骗性的)。
然而,只要其他人仍然使用“内容提供商”这一概念,持不同政见者也可以称他们自己为“恶意内容提供商”。
“内容管理”(content management)这一短语的涵义空泛性无出其右。“内容”指代“某种信息”,而“管理”在此上下文中指代“对它们做一些事情”。因此某种“内容管理系统”是一种用于对某种信息做出某种事情的系统。几乎所有计算机程序都符合这个定义。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一概念指代用于更新网站页面的系统。对于这种定义,我们推荐“网站修改系统”(WRS,web site revision system)这一概念。

创造者(Creator)
当“创造者”一词应用于作者时,这是在暗含着将他们比作神(造物主,deity)。这一概念被出版商所使用,以便将作者的道德高度提升到普通人之上,进而以此为理由赋予他们更多的版权权力,然后出版商就能够以作者之名来行使这种权力。我们建议您仍然说“作者”。然而,在很多情况下,“版权持有人”才是您所真正想要表达的。这两个概念不是等效的,“版权持有人”通常不是作者。

数字商品(Digital Goods)
当“数字商品”这一短语被应用于具有作者权的作品副本时,这将它们与实物商品等同起来了——这些实物商品是不可复制,并且因此必须被量产并且销售。这种比喻鼓励人们将他们用于评估实物商品的观点和直觉也套用到评估软件或者其他数字作品上来。这种比喻同样将问题限定在经济方面,其肤浅和有限的价值并不包括自由和社区。

生态系统(Ecosystem)
我们不建议将自由软件社区或是任何人类社区描述为“生态系统”,由于这一短语暗示伦理评价的缺失。
“生态系统”这一短语暗含着建议这样一种不加批判地服从态度:不要问什么应该发生,只要学习并理解发生了什么。在生态系统中,一些机体吃掉其他一些机体。在生态学中,我们从不追问一只猫头鹰吃掉一只老鼠或是一只老鼠吃掉一颗种子是好是坏,我们只需观察到它们这样做。物种种群的增长或衰退基于它的生存条件;这无所谓对错,这只是一种生态现象,即使到了某一物种灭绝的程度。
与之相反,对其生存环境持有伦理立场的人们可以决定保护那些如果没有人为干预就会消亡的东西——诸如公民社会、民主、人权、和平、公共卫生、稳定的气候、洁净的空气和水、濒危物种、传统艺术……以及计算机用户的自由。

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
出版商和律师喜好将版权描述为“知识产权”——这一短语也被应用于专利、商标以及其他更为晦涩的法律领域。这些法律之间的共同特性如此之少,而它们之间的区别如此之大,以至于对它们进行广义化是无谋的。最好还是具体地讨论版权,或是专利,或是商标。
“知识产权”这一短语带有一种隐藏的假设——即对于那些不同类的问题的思考方式应当基于同实物对象的类比,以及我们关于它们的概念应当基于同实物产权的类比。
当涉及复制的时候,这种类比抹杀了实物对象和信息之间的本质区别:信息可以被毫不费力地复制,而实物对象则不能。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偏见和混淆,最好能够采取这样一种严格的策略,不允许将“知识产权”作为讨论甚至是思考的基础。
虚伪地将这些权力称为“权利”已经开始使得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感到尴尬。

盗版(Piracy)
出版商通常将不被它们批准的复制行为称为“盗版”。通过这种形式,它们暗示这在伦理上与在外海攻击船只以及绑架谋杀船上的人一样坏。基于这样一种鼓吹,它们在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骗取到了法律支持以便在绝大多数(有时是全部)环境下禁止复制(它们仍在继续施压以使得这些禁令更加完整)。
如果您不认可未经批准的复制行为就像绑架谋杀的理念,您可能也不愿意使用“盗版”一词来描述此行为。中立性的短语诸如“非授权复制”(或者“被禁止的复制”,用于此种行为不合法的情况)可作为替代。我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倾向于使用某种褒义词,诸如“与他人分享信息”。
一位主持了版权侵犯审判的美国法官认可“盗版”和“盗窃”属于诽谤性的词语。

保护(Protection)
出版商的律师喜爱使用“保护”一词来描述版权。这个单词暗示防止破坏或者避免痛苦;因此,它鼓励人们去同情那些通过版权得利的版权持有人和出版商,而非那些受到版权限制的用户。
避免说“保护”而改用中立性的词语是容易做到的。例如,与其说“版权保护持续很长时间”,不如说“版权持续很长时间”。
类似地,与其说“受版权保护”,不如说“被版权覆盖”或者更简单的“具有版权”。
如果您想要批判版权制度而非只是想保持中立,您还可以使用“版权限制”这一短语。因此,您可以说“版权限制持续很长时间”。
“保护”一词还被用于描述恶意功能。例如,“复制保护”是一种干扰复制行为的功能。从用户的观点来看,这是一种阻碍。因此我们将此恶意功能称为“复制阻碍”。它更多地被称为数字限制管理(DRM)——参见 Defective by Design 运动,它位于 DefectiveByDesign.org。

盗窃(Theft)
那些支持过于严格和专制版权制度的支持者,通常使用诸如“盗版”或者“盗窃”这样的词语来指代侵犯版权的行为。这是一种偏见,但是它们希望您将其作为客观事实而接受。
在美国法律体系中,版权侵犯并不属于盗窃。适用于盗窃的法律并不适用于版权侵犯。专制性的版权制度的支持者正在请求权力机构——并且错误地解读权力机构所说的话30,阐明了什么才能被恰当地描述为“版权盗窃”。
非授权复制在很多情况下(不是全部!)被版权法所禁止,但是被禁止并不意味着它是错误的。从普遍意义上说,法律并不定义正确与错误。法律充其量只能试图实施公正。如果法律(实现)不能适应我们的是非观(具体),那么这样的法律就应该被改变。
一位主持了一场版权侵犯审判的美国法官认可“盗版”和“盗窃”属于诽谤性的词语。

book.huihoo.com/free-software-
gnu.org/philosophy/words-to-av

Eve P boosted

求问有没有用吴语做的音视频频道值得推荐的?

以自己已經死掉的心情活着,會獲得內心的大平靜。

Eve P boosted
Eve P boosted
Eve P boosted

忘记庆祝了

炸邦裂梦乐团(bangdream.space)三周年(零23天)了!🎉🎉🎉🎉

本站创建于2017年9月27日,在过去的一年里,有80+位用户注册了本站。我们一共嘟出了85687条嘟嘟,新增了13472条嘟嘟。感谢各位的的支持。长毛象的中文用户越来越多了,希望新来的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bangdream.spaceがインスタンス開設から三周年(と23日)を迎えました!🎉🎉🎉
他のインスタンスの皆さん、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Celebrating the 3rd anniversary (and 23 days)of the establishment of bangdream.space🎉🎉🎉 Thank you for @hugo continued maintenance this instance. (masto.host)

Eve P boosted

最近在给电脑找新外设,最大的不满是为啥好看的(翻译:广告词中自称是设计给女生用的)总是会有质量上的短板?

既然是喜歡某一個元素,為何我還在要求那樣的元素越少越好呢?

Eve P boosted

从discord的阿宅们学到的最重要的事:他们在用切实的想象构造一个小偶像儿生活的世界,和生活的细节

重新聽《龍馬傳》原聲集。讚嘆,讚嘆。

Eve P boosted

你会偏好提前测试游戏、支持开发者呢还是会等更完整的游戏体验? #gaming

Eve P boosted

没想到新版 Vivaldi 的最大改进是...加了个游戏进去,以后打开浏览器不是为了看网页是为了玩游戏了..

vivaldi.com/blog/vivaldia-buil

Eve P boosted

啊!我不想再用 PowerPoint 了。

Eve P boosted

刚刚合并Mastodon新出的限时静音功能的时候,突然想可以做一个阅后即焚或者说嘟文指定时间内可见,过期自动删除的功能。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需求啊? :weibo_d_sikao:

似乎是這個世界聽到了某種風聲一樣,集體與我作對。

今天才知道天津飯並不是天津的飯。

Show more
im@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