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achi boosted

在时间线上,再增加几条自己的经历。
我是从体制内工作较长时间后离职去留学的,,就是觉得太累了干不下去,而且发展的终点也不是我想要的,留学没什么明确目标就试碰运气。
离职的时候,有良心的同事说我出国留学这件事目标不清、路径不明,这样的事情年纪大了要少干——我无比同意。
离职的时候,我妈也闹过。我说,不喜欢这个什么都是领导做主、人际关系复杂的环境。我妈说,工作哪里都是这样。——我硕士研究生导师非常烂,确实让我重复体验了国内那一套。我觉得我妈说得也部分对。
但是,我当时哭着回复她,“这个工作这样不代表,我不可以去找其他的工作,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工作,不代表我不可以去创造。”
老实说,刚回来的时候,发现其实周围的大多数人都是从事一份稳定的工作,尤其小城市没有什么产业,公务员银行医院就是高收入稳定工作了。而且,人到中年,稳定的收入还是蛮重要的。不能说,自己没有那种“救命,我到底放弃了什么。。”的醒悟。但是,我也很清楚,不想再助纣为虐了。
其实,现在的我,海外归来待业,社科生也没有什么人无我有、劳动力市场特别需要的技能。而且,我打定主意再也不回跟体制沾边的工作,选择就真的更窄。暂时也没有创业或者干个体户的能力和冲劲。但是,我很喜欢那个当时被逼入绝境迸发出来的乐观。是一个丧气的人,难得一见的对生活的回击。

我还以为看错了,找了一圈信息真的是サークル樱都字幕组 :ahegao: 这中文版难道是樱都自己组里的人配的? :facepalm:

umachi boosted

可我就是不喜欢灰姑娘这个选歌UI啊 :facepalm:

umachi boosted

emacs真是宝库。以前要输入unicode字符通常会打开保存着的unicode查询网页。其实emacs直接 M-x insert-char (C-x 8 RET) 搜索unicode字符名或者打unicode编码就行了

umachi boosted

俺の精子が!!
ズキュンドキュン射精してー
バキュンバキュン死んでーいーくーよ
こんなー

umachi boosted

呼家楼,6号线把住在五环外朝阳公园青年路的年轻人送到环线10号线上,想起很久以前一部关于德国屠宰厂生产线的纪录片里那些被钢钩穿着脖颈的死鸡在流水线上流转的图像,那些死盯着手机屏幕的眼神和死鸡们也很像

真的,我牙不好跟我小时候看牙经验确实有关,太可怕了,那时候是不打麻药直接拿绳子生生拉牙齿的

『……有金框,拿出来好看,大家都想打』,同学这是你的真心话还是台词?我给你做个好看的坟墓你躺平怎么样?

umachi boosted

感觉活不过那个王八蛋了

为什么中国这种培训/教学的视频里面主讲的声音都跟吵架一样嗓门大得要死

Show older
im@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