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achi boosted

这卡面原来有出典的,2016有马纪念。胜负服的配色参照了当时骑手的衣服颜色 :aru_3030: youtu.be/q2TWPnXIqEU?t=251

:aru_0170: 这歌原来有后续的 3年目の浮気 5年目の破局 7年目の洒落

umachi boosted

头疼,精神状态暂时不支持写长篇认真东西,但是不想再鸽,简要讲下增值税。增值税是我国第一大税种,占我国全部税收的60%以上,对几乎所有商品和应税劳务普遍征收,层层流转,最后全部由最终消费者来负担。但是消费者对这种税的了解相比之下还是太少,鲜少有人清楚地知道自己生活中进行的每一笔消费都是在纳税的,即使知道也经常会把增值税误认为消费税。先讲下增值税是怎么征收的。
顾名思义增值税是在商品增值时产生的税额。假设我们是一个卫生巾生产厂家,购进了价值一块钱的无纺布,该无纺布价值一元,但是我们需要付给卖家1.13元(价值1+增值税0.13),这0.13块的增值税是由我们买方出钱,但是由卖方代缴。接下来我们把这1块钱的原料加工成价值3块钱的卫生巾进行售卖,卖家购买价值3元的产品,需要向我们付出3.39元(价值3+增值税0.39元),我们就收到了三元的货款和0.39元的增值税税款,但是由于前面我们已经为原料缴纳过0.13元税金,所以此时我们应当代缴的税款是=销项税额-进项税额=0.39-0.13=0.26元,正好是商品在本环节增值额所需要缴纳的税额。
很像套娃是不是,整个过程是一个层层流转的链条,可以无限向前和向后延伸,每一次都是针对新增的那一部分价值进行征收。如果无纺布之前也有采购加工过程,或者我们只是卫生巾代工厂,接下来还需要一系列精加工包装运输流程,也是按这个方式处理。这个链条也可以随时断掉,断掉的最后一环是最终消费者。这里我们假设卫生巾的最终消费者是在超市购物的某位女性,她购买了最终价值五元的卫生巾,但是她所付出的价格是5.65元(5+0.65),这也是价格签和小票上的价格,我国通常情况下是不会把一笔消费里含的增值税单列出来的。由于最终消费者买来产品不再进行加工和转卖,而是自己使用消耗,这笔增值税也就全额由她来承担,但是由之前每一笔增值相关的厂商来进行代缴,厂商并不承担任何增值税。
现实生活里大家进行的99.99%的日常消费(商品和应税劳务)都是缴纳增值税的,从超市买瓶可乐到下班路上采个耳,而且不分年龄和工作与否,两岁小孩买个泡泡糖他也交税。税率根据项目的不同分几档,而且在不断调整变动中。现在举例子用的是13%,但是过去一段时间内购买商品税率是17%,大家可以简单算算自己一个月能缴多少增值税,就很好理解为什么增值税是我国第一大税种了。消费税和卫生巾能不能免税回头再说(真的会有人看到这里吗救命我在说什么

umachi boosted

在Richard Stallman 事件中我的观点



我此前关注的主要是Richard Stallman对于自由软件的看法,对于他的私生活并没有太多关注,但近期围绕着Richard Stallman是否可以重返FSF(自由软件基金)的争论使得我开始主动地去了解这一问题的始末。根据我在互联网上搜寻到的资料,我可以概括出以下几点内容。


1.Richard Stallman 创立了FSF(自由软件基金),是自由软件运动的发起者。


2.在2019年一场与爱泼斯坦有关的事件中,Richard Stallman受到压力被迫从FSF辞职。


3.2021年三月,Richard Stallman宣布他将重返FSF,这一举动再次受到了抵制,包括 Mozilla 和 the Tor Project在内的1500人发布了一张联名公开信,信中主要有两个诉求,第一个诉求是解散整个现有的FSF委员会 ,第二个诉求是解除Richard Stallman的一切领导地位,并且禁止他日后加入任何领导层,包括Gnu。此外,该信还要求Richard Stallman 不再参加与自由软件,技术道德,数据权利相关的活动,并退出技术社区。(rms-open-letter.github.io/)

Richard Stallman 所受到的指控:



Richard Stallman受到的指控围绕在两个内容上:他在MIT内部邮件中的言论,以及他的个人私生活,主要是认为他言行不当,并在私下中对女性有骚扰行为。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对于Richard Stallman指控的具体内容一直在变,在2019年9月14日Vice对此展开报道的时候,所用的标题是《Famed Computer Scientist Richard Stallman Described Epstein Victims As ‘Entirely Willing’》(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Richard Stallman将爱泼斯坦的受害者描述成’完全自愿的’)(vice.com/en/article/9ke3ke/fam),然而几天后Techcrunch在报道这一事件时,标题就变成了
《Computer scientist Richard Stallman, who defended Jeffrey Epstein, resigns from MIT CSAIL and the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替爱泼斯坦辩护的计算机科学家Richard Stallman从MIT CSAIL和FSF辞职)(techcrunch.com/2019/09/16/comp),到了Mozilla 和 the Tor Project的公开信中,指控则变成了”He has shown himself to be misogynist, ableist, and transphobic, among other serious accusations of impropriety” (Richard Stallman证明了他是一个厌女主义者,健全主义者,恐同主义者,此外还有着其它的严重不当言行)


这些标题给人的感觉就是Richard Stallman在替爱泼斯坦的恶行辩护,认为爱泼斯坦的受害者是自愿被爱泼斯坦害的。真的是这样吗?


要弄明白这一点,我们需要找到原始材料,看看Richard Stallman倒底说了什么,原始材料可以在 vice 这篇报道的底部找到,是MIT内部的邮件记录。(vice.com/en/article/9ke3ke/fam)


事情的起因是,2019年,有人发现MIT暗中接受了爱泼斯坦的捐赠,而爱泼斯坦是一个著名的性罪犯,因此,MIT CSAIL的人员便在内部邮件的讨论串中对此展开了抗议,在讨论的过程中,话题发生了转向,内容变成了已故的MIT教授Marvin Minsky是否也性侵犯了爱泼斯坦的受害者,一些人认为Marvin Minsky的确性侵犯了了爱泼斯坦的受害者,理由是Virginia Louise声明爱泼斯坦指使了她与Marvin Minsky性交(当时她只有17岁),而Richard Stallman则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性侵犯”一词过于模糊和随意,而且”侵犯”意味着强迫与暴力,Stallman设想了许多场景,他认为最可能的情况是Virginia是自愿与Marvin Minsky性交的,没有证据表明她受到了强迫。有人向Stallman质疑,Virginia未满18岁,还没有到能够自己做决定的法定年龄,Stallman则回应道,用年龄或地理位置来判定是不是强奸是十分荒诞的。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对于这一事件,中英文的维基百科都有简要的描述,大体上与原始的邮件记录相符。


对于原始材料分析后,我们可以看到,首先,Richard Stallman辩护的对象是Marvin Minsky,而不是爱泼斯坦。其次,Richard Stallman 的确主张Virginia是自愿的,不过这里的自愿指的是Virginia对Marvin Minsky的自愿(究竟是不是自愿,不在当前的讨论范围内,因为现在讨论的问题是Richard Stallman对该事件的反应,而非该事件的详细过程),他认为,既然是自愿的,那么不论两者的年龄差距有多大,不论当事人有没有到达法定的能独立做出决定的年龄,双方就可以性交。


如果Richard Stallman真的认为Virginia是自愿的,那么Richard Stallman实际上就是在认为自愿优先于保护。我不认同他的这种看法,并且能想出许多反向观点,例如未成年人的自愿很可能是缺少考虑的自愿,而且经济上的困境可能会导致一种名为自愿实为被迫的情况,但是我并不认为拥有Stallman这种观点的人就一定道德败坏,而且,我认为解决这种争端的最佳方案是鼓励沟通与辩论,而不是让少数人或少数团体一锤定音。


如果Richard Stallman并不真的认为Virginia是自愿的,即Richard Stallman根本是在口是心非,他明明知道Virginia是被迫的,却装作认为她是自愿的,Stallman所说的自愿原则是骗人的,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一点。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但这是一个不可证伪的假设,而且缺少依据。因为Richard Stallman很早就持有类似的主张,而不是突然改变了想法。例如,2003年英国曾试图制定一个新的审查法律,该法律将禁止任何关于儿童与青少年的性描写,并且禁止鼓励14岁以下的人参与性活动,Richard Stallman则认为14岁就应该可以性交了,青春期的性交值得鼓励。


由此可见,媒体对Richard Stallman的报道确实有不少扭曲,Richard Stallman辩护的是Marvin Minsky,到了媒体的嘴里就成了辩护爱泼斯坦,Vice最初报道的标题就有误导之嫌,随后的Techcrunch更是直接把标题改成了”Stallman替爱泼斯坦辩护” 。到了 Mozilla 和 the Tor Project,对Richard Stallman的指控则发展成了”一个厌女主义者,健全主义者,恐同主义者”。Richard Stallman说媒体对他报道不实,确实是有根据的。


对于Richard Stallman的另一指控就是他骚扰女性,这一指控的来源应该是MIT学生Selam G 在Medium上的一篇文章(selamjie.medium.com/remove-ric),Selam G可能是汉族人,因为她在文中提到了她母亲教育她要”吃苦”,Selam G在这篇文章中写道,Richard Stallman经常对女学生表白,有一次他在吃完饭后突然就对一个女学生说,如果她不和自己一起出去的话,他就会自杀。此外,他还把床垫放在办公室的地板上,把门大开,许多的女学生因此都绕道而行。这篇文章的最大问题就在于没有证据,正如作者自己承认的:”In this section, I acknowledge that I do not have as many photos, emails, or written records as evidence. I do, however, have witnesses.” 这篇文章中所描述的事件并没有客观事实为证,甚至都不是作者的一手经历,而是她的朋友告诉她的。因此,就我目前看到的材料而言,认为Richard Stallman骚扰女性的这一指控是很可疑的。

开除Richard Stallman会带来哪些影响?



如果我们采用 Mozilla 之类的机构和媒体的官方说法,开除Richard Stallman是一个正义之举,因为Richard Stallman是一个不道德的人,而思想左倾,一身正气的左派学生和Mozilla这样富有觉悟的公司则是道德的化身,好人打败了坏人,结果自然是正义的胜利,而且,据说自由软件运动之所以不温不火,就是因为Richard Stallman这种人把外人吓跑了,如果FSF的领导层换成正义斗士,自由软件运动就很可能遍地开花。


我不这么认为,相反,正如身份政治在西方的实际影响是减少了公民的自由,使得工人运动四分五裂一样,同样的这一套左翼觉悟政治会毁掉自由软件运动。Richard Stallman被封杀的实际作用是使人事权转移到封杀了他的那一群人手中,Richard Stallman下台后,取代他的下一位领袖势必要小心警慎,因为那一群人能封杀掉Stallman,当然就也能封杀掉他,人事权是一项很大的权力,一但这种权力被一群无法追责,自命正义的人士所掌控,这些群体便会利用这种权力强制施行自己的意志。如果大家认真地阅读了那篇公开信的话,便会发现他们的诉求并不仅仅是封杀掉Richard Stallman,而是撤掉整个领导层,撤掉之后换上什么人呢?恐怕是他们眼中的”自己人”。也许新的领导层会很”多元”,有黑人,有女人,有变性者,有残疾人,可是他们信奉的将是同一种意识形态。


觉悟左派的意识形态可以用三个词来概括:”Diversity, Inclision, Equity”(多元,包容,均等)(m.youtube.com/watch?v=3jLNgLAB),所谓多元,指的是身份的多元,例如性别,种族,健康状况的多元,而不是思想的多元;所谓包容,是指人们说话时要遵守政治正确,少数群体需要”安全空间”,不能听到可能会冒犯到自己的言论;所谓均等,是指结果平等而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例如美国有百分之几的黑人,自由软件基金会就应该有百分之几的黑人代表。与”多元,包容,均等”三位一体相随的,还有福柯式的权力本质论,认为代表压迫势力的权力结构无形中深深地植根于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例都体现了”系统化的压迫”,各种”ist”和” phobia”(Racist, Misogynist, Homophobia, Islamphobia) 都在相方设法地迫害弱势群体,因此他们需要觉悟左派的正义斗士们保护。


这种意识形态是与自由软件的精神相冲突的


自由软件的核心思想就是任何人都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使用、复制、研究、修改和分发软件,可是这意味着”极端右翼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 仇女主义者”,”恐同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 也能自由使用、复制、研究、修改和分发这些软件,怎么办?要不要禁止这些人的自由?右翼分子还利用去中心化技术在Mastodon上散播无法审查的仇恨言论,会对弱势群体和少数族裔造成难以估量的伤害,要不要强迫Mastodon的使用者通过意识形态测试,或者说要从政府那里申请许可?纽约时报的Kevin Roose说加密通讯软件加剧了虚假信息的传播,所以我们要不要设计一种替政府留后门的加密算法,以帮助他们实现正义?Master和Black会激起黑人的痛苦回忆,要不要禁止这两个词出现在源码中?也许自由这一概念本身就源起于西方,代表了压迫的西方霸权主义,帝国主义,欧洲中心主义,应该把它换成别的什么名字,以体现”多元”,”平等”,”宽容”?


自由软件,说到底,关注的是人们的自由,而自由意味着所有人的自由,正如罗莎·卢森堡所言,自由是“其他人的自由”。这里说的”其他人”当然就包括了与你想法不同的人,你讨厌的人,甚至坏人。如果一群人认为像Stallman这样的人不配拥有自由,甚至仅仅是没有积极反对Stallmam的人也不配拥有自由,他们又会认为谁配拥有自由呢?这些人还会把自由当做自己的目标吗?自由软件运动还会是自由软件运动吗?还是说变成一场”觉悟运动”呢?(有人会争辩说没有人禁止Stallman的自由,可是如果一个人仅仅因为自己的言论,或者仅仅因为没有做出”正确”的表态,就要丢掉自己的职位,他就是没有自由的。而且Richard Stallman算是知名人物,封杀他起到的是一种杀鸡儆猴的效果,如果他能被封杀,更何况那些不如他那么知名的人呢?)


西方当代的觉悟政治就像病毒一样,入侵了它能渗透的每一领域:学术界,媒体行业,科研领域,左翼政党,平权运动……每当要入侵一个新领域时,它都会寻找该领域的问题,然后宣称这体现了”系统化的压迫”,再以此为理由把自己的那一派人安插进去,连基督教和无神论都不能幸免,如果自由软件运动被其渗透,我相信在短时间内它就会变成人们无法认识的模样。

替Richard Stallman的辩护



正如我在之前已经说过的,媒体对Richard Stallman进行了不实的报道,在2019年的那场事件中,他并没有替爱泼斯坦进行辩护,而是就Marvin Minsky受到的指控提出了反面观点,他的依据是自愿即可性交,即便未到法定年龄,这是与他此前的言论相一致的,尽管在该事件之后他又该变了看法。 我不认同他的观点,但是他的观点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应当有存在的余地,辩论和沟通才是问题的解决之道。


我能想象出来,实际上我已经多次看到这样的一种反驳,那就是:Richard Stallman说的轻巧,而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言论在客观对受害者会造成多大的伤害,这些伤害虽然是间接的,却同样地不可容忍。换句话说,如果某种言论在”客观”上会损害正义的事业,这种言论就不配拥有自由。


说这些话的人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同样的逻辑也可以适用他们自己。


二战期间的英国,一个记者在论坛报上发表了一篇对苏联进行抨击的文章,引发了刊然大波,许多人愤怒地写信,斥责他是傻瓜和骗子,还暗示道,即便他知道自己所说的是真相也应该缄口不语,因为这会损害英苏关系。乔治·奥威尔注意到了这一现象,为此特地写了一篇文章,他写道:


“如果你把世界划分为甲方和乙方两个阵营,假定甲方代表了进步,而乙方代表了反动,有人会说,任何对甲方不利的事实都不应该披露。但在说出这番话之前,我们得意识到它将引发的后果。我们所指的反动是什么意思?我想大家都同意纳粹德国是最卑劣的反动派,或最卑劣的反对派之一。而在英国,战争期间给纳粹的宣传机器提供了最多素材的人正是那些告诉我们批评苏联是在“客观上”支持法西斯的人。我不是指那些处于反战阶段的共产党人,我指的是所有的左翼人士。渐渐地,纳粹电台从英国左翼报刊中获得的材料比从右翼报刊中获得的还要多。情况就只能是这样,因为对于英国制度的严肃抨击就主要来自于左翼报刊。每一次对贫民窟或社会不平等的揭露,每一次对保守党领袖的攻击,每一次对大英帝国的谴责,都是送给戈培尔的一份礼物。而且这未必是一份薄礼,因为德国有关“英国财阀统治”的宣传在中立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在战争的早期。”


也就是说,英国的左翼人士对英国的批评,在客观上反而成为了纳粹的宣传材料,有利于法西斯主义,因此,按照这种逻辑,左翼人士他们自己就不应该对英国有任何的批评。


这一逻辑也可以适用于当代,比方说,美国的左翼和主流媒体长期以来把美国表述成一个无可救药,带有原罪的种族主义国家,纽约时报甚至专门组织了一个1619计划,说美国的建国时期是1619而非1776,独立战争是为了阻止黑奴的解放。因此,当有人指控中国共产党在新疆建立集中营,强迫劳动时,外交部的华春莹可以轻松地列举出美国的劣行,并且指出一个带有原罪的种族主义国家没有资格对其它国家指手画脚。这是不是证明了美国的左翼和主流媒体应该闭嘴呢?


我们知道,共产主义在20世纪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发生在共产主义政权下的大规模屠杀累计杀死了近1亿人,但是当代的美国左翼有多少人反对共产主义呢?2020年发生了轰轰烈烈的BLM运动,其创立人之一 Patrisse Cullors却自称”Trained Marxist”,BLM在网上列出的目标包括了瓦解西方核心家庭结构和推翻资本主义(web.archive.org/web/2020040802) (uk.gofundme.com/f/ukblm-fund),这些人推到了华盛顿的雕像,却没有动西雅图的列宁雕像,这是不是意味着应该把BLM列为恐怖组织呢?而美国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曾赞助过BLM,他们是不是也该被诛连?这些媒体还鼓吹过伊拉克战争,这些做法在客观上造成的伤害难以估量。美国人是不是应该因此找这些媒体算帐?


但是这些人被没有被算账,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自由社会,自由社会支持人们拥有异端思想的权利,也支持人们拥有犯错的权力,任何社会,只要有人存在,异端思想就会存在,有害的思想也会存在,问题在于如何应对这些思想,正是不同的应对方式才体现了自由与不自由之间的区别,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真理是在不同的思想的碰撞中出现的,是在理性的辩论和对话中诞生的,而不是一小撮自命不凡的”正义人士”自上而下地规定的。也许有害的思想会利用这种自由进行传播,但正如约翰·弥尔顿在《论出版自由》中说到的那样:


1.”我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中,善与恶几乎是无法分开的。关于善的知识和关于恶的知识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千万种难以识别的相似之处”
2.”如果一种善是隐秘而不能见人的;没有活动,也没有气息,从不敢大胆地站出来和对手见面,而只是在一场赛跑中偷偷地溜掉;这种善我是不敢恭维的。”
2.”善在恶的面前如果只是一个出世未久的幼童,只是因为不知道恶诱惑堕落者所允诺的最大好处而抛弃了恶,那便是一种无知的善,而不是一种真纯的善。它的洁白无瑕只是外加的一层白色而已。”


他还说到:


“如果对成年人每一种行为的善恶问题都加以规定、限制和强迫,那末美德就将徒具空名,善行也就无须赞扬了,严肃公正和节制也就没有好处了。有许多人抱怨天意不应当让亚当逆命。这真是蠢话!上帝赋给他理智就是叫他有选择的自由,因为理智就是选择。不然的话他就会变成一个做作的亚当,木偶戏中的亚当。”


也正如乔治·奥威尔在动物农场的序文《出版的自由》中所说到的:


“思想自由一直是西方文明的突出特征之一,如果它有意义的话,它意味着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表达和出版他认为是真相的内容,只要这些内容不会以某种确凿无疑的方式伤害别人。”


替Richard Stallman辩护的理由可以有很多,例如说他技术过硬,聪明过人,是一个天才,他开创了自由软件运动,使其发展了起来,等等等等,但我想这些说法都没有触及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


在一个真正自由的社会中,一个人不应该因为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不论它有多么愚蠢),或者是因为他的言论可能会冒犯他人,或是因为他的言论会对某人造成间接的”客观”伤害,而失去他的工作。维护和建设这样的一种自由社会,才是自由软件的目的所在。也只有在这样一种自由的社会中,自由软件运动才能成长起来。而要捍卫这种自由,对试图封杀Richard Stallman的势力展开反击就是第一步。


(我只是最近才开始关注这一事件,因此阅读的材料可能不全面,如果有人可以给出不同的证据,或者是反面的证据,可以在下面发出来,我会据此修改我的观点,如果有人能提供更全面的正面证据,也同样欢迎)

umachi boosted

こういうノウハウ画像、下手したら普通のエロ漫画よりエロいし、自分が作って売りたい。lovecosmetic.net/style/sextaii

umachi boosted
umachi boosted

Will 2020-2030 be the decade of the cancel culture and darkness? It is high time to sock it to these haters of freedom. rms-support-letter.github.io/ #fsf #RMS

umachi boosted
umachi boosted

读那个衡中状元有感? 

衡水状元那个文章读得好笑又很感慨。之前机缘巧合(读作本人太作)在一个衡水模式的高中读了一年,我在的班上大家基本和我一样都是从放羊高中过来的,所以在我们眼里这所学校简直就是集傻逼之大成者,所以这一年成了我们班和这个学校的荒谬对抗的一年。和学校主要领导基本都吵过架,我对年级组长竖过中指,我前桌和班主任吵架砸了一扇窗户,班长和副校长对线把对方气到当场吃降压药,年级副组长来本班训话一群人带着书走出教室;在班上流传辱校长梗,往校长信箱里扔旺旺雪饼,在黑板上写校长是儿子被监控拍到;晚自习撬开黑板用里面的电视放肖申克的救赎……虽然天天都在骂但是也微妙地有种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意思。

但是偶尔闲着聊天,会觉得很细思恐极。我们发现一开始就在这个高中读的学生,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想象其他高中是什么样子了,他们眼里高中就该是这个样子,一个星期只休息半天,不准玩手机不准看课外书,不停地刷题背书。一个星期忙到头连洗澡洗衣服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很奇怪我们这个班为什么一个星期会被扣那么多分,就像这所学校的老师很奇怪我们班的人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班甚至是唯一一个能去图书馆借书的班。没错,这学校有个还挺大的图书馆,这一年里我这个文盲靠它读了不少书(因为没有手机),我们班的人经常在课间讨论里面有什么书值得借来看的。但是别的班的学生都不允许借书。我们说不能想象在这个学校完全读满三年出来的学生会是什么样,那实在是太恐怖了,人到成年这宝贵的需要有余裕沉淀思考自我的三年就这么被白白浪费掉了。

umachi boosted

刚刚回家发现爹妈在看一期令人震惊的今日说法。讲一位神奇大哥,中学肄业,七年没回家,再回家已是三进宫之身。闯荡期间先后伪造了浙江大学毕业证,清华大学毕业证,注册会计证等证书,在公司干八个月干成财务总监,月薪三万,做了一两个上亿的项目,还帮公司打赢了几场官司,老板表示这个年轻人就是我司的未来!然后该司的未来在春节假期卷款逃走,放假加上疫情,公司上下过了快二十天才知道钱没了,所有人不知道他人是谁,工位和出租屋打扫得干干净净一个指纹都没留下——出租屋还是费劲波折找到的,大哥称自己是富二代,住在离公司很远的别墅区。其实出租屋离公司地铁只有三站路,但大哥每天早上起床先坐十八公里的车前往别墅区,以便搭乘公司领导的顺风车,被目击身在麦当劳就说自己早起晨跑——最后还是大领导想起之前他给自己修过转椅,警方扒着气阀辛辛苦苦找到一个珍贵指纹。对比系统得知大哥已不是初犯。神奇大哥这次卷走公司一千九百万元,找了十几个大学生给自己提现,由于金额巨大不便携带,分别换成了港币美元欧元——追回时虽然自己花了一些,也给大学生们一人十万,但是由于汇率波动,最后还净赚几十万。警方问你是怎么掌握专业知识的,大哥说,就看书嘛,学注会,看网课,学学法,听一些专家讲座之类的。现在正在蹲第三次的大哥在局子里最爱做的事情还是看书学习。

umachi boosted

最近重操旧业,开始写小说当爱好,写着玩的,毕竟也赚不了钱。
md,结果有一条评论骂女主又当又立。
我没删掉,回了句,那你别看呗。
(没删掉显得俺大气!)
评论除了怕看到上来就骂人的,也怕看到道德感太强烈的人。
特别是抓着男男女女间的不道德进行大肆批判的。

完啦这么快就美浦波旁啦,我的萝卜还没有准备好 :aru_0170:

一边新闻吹工作部分贵贱,一边首都清理低端人口,还有一边那么多年户口还分城市农村,退休还分体制内体制外

umachi boosted
umachi boosted

马娘这个竞技场,我就想到一个词,田忌赛马 😂

umachi boosted
Show older
im@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